香港赛马会信息总部:義海劇情介紹

1-6集

香港赛马会8码中特 www.yrwmr.icu 義海第1集劇情介紹

  

  世紀三十年代,各派軍閥名義上歸于南京政府,實則各自為政,頻頻混戰,加之日寇犯境,導致時局動蕩,烽煙四起,市井混伐。卻為一方略顯安寧,即以掌管軍隊的景瑞麟為首,黑道頭目顧朗森為輔的黑白兩股勢力控制的江東六省。

  景瑞麟景大帥之子景世琛雖為軍閥之后,卻不帶軍閥之氣,反而十分關心百姓疾苦,在就讀燕京大學時,就常與共產黨員所接觸,是個積極向上的熱血青年。而五合堂堂主顧朗森的長子顧明禮為人穩重事故,城府極深卻重情重義,早就被顧朗森當成日后掌門人培養。兩家的公子哥相識于十幾年前,他們和街邊的小混混名字一起結義成三兄弟。名字從小混跡于街頭巷尾,靠著販賣情報混跡于江湖,為人很是仗義。年長的顧明禮是三兄弟的大哥,景世琛是老二。名字自然是老三。盡管三兄弟出身不同,但關系極好,親密無間。

  這天,老三名字在五合堂的賭場當著眾人的面殺害了五合堂的大佬白守福,這事情極為轟動,五合堂的眾人當即要把還拿著殺人兇器的名字拿下,不過此時的名字一點也不慌張,仍舊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剛殺了人。這個時候老二景世琛帶著士兵們正巧路過現場,聽到事情的經過后,直接要把名字給帶走,五合堂的人一看是景少帥,也不敢再多說,只能看著他把人帶走。這時從后街來了一批人馬,來人正是老大顧明禮,顧明禮過來后,裝作根本不認識名字的樣子,不留情面的直接要把名字帶回五合堂,景世琛不解,大哥為何要這樣做,說什么都不讓顧明禮帶走名字,兩邊的人馬紛紛持槍對峙,這時顧明禮上前就把景世琛打暈,然后自己把名字給帶走了。

  白守福是五合堂的大佬,他的死是大事。于是顧朗森召集大家開了堂會,對于殺人的小嘍啰,沒什么好說的,顧朗森直接讓人跟景大帥說聲連夜槍決。而堂會最主要的事情是本由白守福負責的五合堂的賭場,五合堂有四位負責人,孔爺負責夜總會,柳四爺負責煙和鴉片,白爺負責賭場,至于戚爺為人沖動,顧朗森并沒有讓他負責太多。最后顧朗森決定把賭場交給孔爺管理,不由得讓一直眼紅的戚爺很是生氣,而柳四爺則是笑對此事,城府深的讓人看不穿。

  白守福的死讓一個人非常生氣,那就是顧朗森的次子顧兆志。他覺得白守福死的蹊蹺,如果白守福沒死,那么顧兆禮肯定難逃一劫。顧兆志一直對五合堂的產業頗為覬覦,對于大哥顧兆禮他更是大有除之后快之意。而在大帥府上,被顧兆禮打暈的景世琛終于醒來了,當景世琛聽說名字今晚要被槍決,直接沖出去要去救人,卻在門口被父親景瑞麟攔下了,景大帥直接讓人把景世琛綁了起來。被綁后的景世琛情緒很激動,他很擔心名字。但是景世琛的擔心很多余,現在的名字在牢房里又吃又喝,一點也不像要被槍決的人,連守衛都說他心大。但是名字不知哪里來的自信,只是不停的跟警衛炫耀著手臂上的義字。

  被綁的景世琛哪有那么容易認命,他設計把看守他的隨從給綁了起來,然后自己逃了出來。但是來到牢里的景世琛卻一個人也沒看到,終于搜尋半天他終于找到了名字,名字這時已經把看守他的獄警全都用迷香迷暈了,但是他卻很納悶為何是景世琛來救他的,景世琛也不多說,直接把他拽出牢房,但一出牢房就觸發了警報,隨即被大批的警察給圍住了,不得已景世琛報出自己的身份,希望能夠嚇走他們,卻沒想到這樣也沒用。突然兩個手雷扔了進來,景世琛和名字就趁著混亂逃了出來,卻沒想到門口顧明禮正在等著他們,景世琛和名字隨即跟著顧明禮安全的逃了出來。

  三兄弟出來后,顧明禮和名字就擺上了羊肉鍋吃了起來,而什么都不知情的景世琛滿腦子不解,起初他真以為自己瞎了眼認錯了大哥??醋怕騁晌實木笆黎?,于是顧明禮和名字就不慌不忙的把事情全都說了出來。原來名字在茶館喝茶時無意中聽到顧明禮的弟弟顧兆志跟白守福串通想要暗中加害顧明禮,得知計劃的顧明禮準備先下手為強。那天在賭場顧兆禮直接和名字偷偷找到白守福,白守福認出了名字,知道事情敗露了,就準備下手,卻被顧明禮直接奪過刀子插進了白守福的胸膛。顧明禮一時沖動直接殺了白守福,可他身份顯赫,不能讓人授之以柄,于是名字不顧顧明禮反對,讓顧明禮離開,自己先行扛上這個罪名,然后由顧明禮再想辦法救他,于是就出現了白天在賭場的那一幕。

義海第2集劇情介紹

  

  當聽完顧兆禮和名字講完事情的原委后,景世琛有些不高興了,他責怪大哥和三弟單獨瞞著自己。不過景世琛也只是說說而已。他們三兄弟的感情堅如磐石,關系如此之好,源之于他們三人十五年前一起遭受的童年的磨難。

  十五年前,顧家在江東新開了一家煙館,登門道喜的人門庭若市,就連剛剛在江東立足的景瑞麟景大帥也帶著自己的兒子年少的景世琛來登門賀喜,顧朗森趕緊迎了上去,并且叫人把同樣年少的顧兆禮帶了過來,陪景世琛玩耍,于是兩人就這么認識了。顧兆禮帶著景世琛到無人的后巷玩捉迷藏,結果碰到了人販子,兩個人就這樣被擄走了。

  當顧兆禮和景世琛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捆綁囚禁在一個黑洞洞的柴房里,房間里還有一個和他們年紀相仿的孩子,他就是名字。從小無父無母的名字似乎對這種場面并不畏懼,還跟顧明禮他們說自己有辦法逃走,顧兆禮以自己的金墜子為誘惑,請名字帶他們一起走。綁架他們的是兩個兇徒是兩個鴉片癮君子,兩個抽了大煙后,昏昏欲睡。但是當三個孩子走到睡著的兇徒身邊時,兇徒突然醒了,三個人自然被逮了回來,均遭到了毒打,兇徒質問是誰的主意,名字直接勇敢的站出來承擔了,結果喪心病狂的兇徒把名字的小拇指給砍了下來,自此之后三個人正式相識,成了朋友。

  至此之后,三個人只要一有機會就想辦法逃走,不過無一例外都被兩個兇徒給抓了回來,抓回后就是一頓毒打,但他們從不放棄要從這里逃出去。有一天晚上,三個人被兇徒桌上的羊肉鍋的香味吸引過來了,剛想偷吃的他們又被兇徒發現了,免不了又是一頓毒打,這一次又是名字站出來承認了,結果兇徒用燒的滾燙的鐵叉在名字的胳膊上燙了深深的一個烙印。等兇徒走后,顧兆禮和景世琛立馬出來看疼痛難忍的名字,這時候的名字就十分的仗義,他覺得一個人受罪,總比一起受好。顧兆禮看到名字這么講義氣,于是就主動和景世琛在各自的胳膊上烙下了跟名字一樣的印記,然后同甘共苦的三個人結拜成了兄弟,三個人胳膊上的那道烙痕就是他們情義的見證。就算是他們現在依然都愛吃的羊肉鍋,也是當年一起留下的習慣。自此之后三人經常睡在一起,舉起當年一起留下的烙印,感慨不斷。三個人一直很懷念當然救她們的那個小女孩,不知她現在如何了。

  原來當年兩個兇徒得知顧兆禮和景世琛的身份后,嚇破了膽,被逼上絕路的他們決定一不做二不休要做掉幾個孩子,正是其中一個姓童的兇徒的女兒念兒找了過來,她在外面聽到了他們要殺人,這時兩個兇徒發現三個孩子不見了于是就分頭去追,其實顧兆禮他們是躲在了柜子里,當他們從柜子里出來后,看到了在門口的念兒,念兒也看到他們三個。這時兇徒回來了,顧兆禮三人又趕緊躲回了柜子。兇徒問念兒見到幾個小孩沒有,念兒說他們逃走了,兇徒立馬就去追,于是就這樣顧兆禮三兄弟在念兒的幫助下逃了出來,景世琛在臨走之前看到了念兒脖子上的墜子,之后一直念念不忘。而他們不知道現在的童念生活的很辛苦,白天給人洗衣服,晚上還要經營一家小面攤,微薄的收入卻總是被煙鬼老爸搶去抽大煙。

  殺害白守福的兇手被劫走了,警察局長親自跑到五合堂請罪。不過顧朗森聽說劫獄的有景世琛時,直接就此罷手,決定不再追究此事,在江東這塊地盤上,他不想跟景家有任何的摩擦。而顧兆志跑來質問剛剛回來的顧兆禮昨晚去了哪里,顧兆志懷疑昨天他去劫獄了,顧兆禮也不客氣,直接跟顧兆志攤牌他和白守福的計劃,顧兆志驚出一身汗,但他絕不承認。

  童念的父親大煙癮犯了,于是就搶下童念的墜子拿去換大煙抽,這個墜子對童念十分珍貴,這是她娘留給她唯一的東西,于是她就在后面追,這時景世琛走在街上正好碰到了,于是他制服了童念的父親,搶回了墜子,景世琛看到墜子和身邊的這個女孩,不由得想起當年的那個小女孩來,這時他才確定,果真是她。

義海第3集劇情介紹

  

  多年之后,能夠再見到童念,景世琛非???,雖然童念并沒有認出自己。不過這場相遇極其短暫,很快童念就離開了。

  顧朗森的二太太從上海探親回來了,她是顧兆志的母親,卻是顧兆禮的二媽。顧兆禮的母親在他小的時候就去世了,顧兆禮的二媽從小就對顧兆禮很不好,處處幫助自己的兒子兆志刁難大哥,而顧朗森卻總是忙于生意,無暇過問,因此顧兆禮的童年很不好過。即使長大了,二媽也是對顧兆禮處處針對,這也讓顧兆禮形成了現在這種處處小心謹慎的性格。

  景世琛見了童念一面后,一直心里惦念,于是他找到名字讓他幫忙把童念找出來,雖然現在名字不易在外露面,但還是一口答應了景世琛。而顧朗森把顧兆禮叫到身前,說自己懷疑白守福的死和孔爺孔呈祥有關系,顧兆禮也順勢把事情推給了孔爺。其實顧朗森懷疑孔呈祥是其次,他想要把自家的產業收回來才是主要目的,顧朗森之所以把賭場交給孔爺,就是準備拿他開刀,顧兆禮立刻明白了父親的意思。顧朗森對顧兆禮很是看重和欣賞,而對于次子兆志,他覺得遠遠沒有兆禮那么出色。

  顧兆志被大哥顧兆禮拿住把柄后很不甘心,于是他加派人手進行搜捕名字,他知道只有找到了名字后就一定可以動搖顧兆禮在父親眼里的位置。而顧兆禮在接到父親的授意后,來賭場進行視察,賭場最近生意虧空,孔爺也有些不知所以。而這時顧兆禮在賭場見到了喬裝打扮的名字,于是責怪他出來露面。不過名字沒有放在心上,而且賭場最近的虧空都是名字搞得鬼,他找了很多高手老千在這里,顧兆禮正好能抓住這個機會扳倒孔呈祥。

  在五合堂的堂會上,顧朗森拿著賭場的賬本大發雷霆,一直質問孔呈祥,孔呈祥一直說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這時顧兆禮讓人抬上了幾個箱子,說是孔呈祥取妾回門的禮物,箱子打開,滿滿的全是金子??壯氏橐裁閃?,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原來是顧明禮根據名字的消息,偷偷將孔呈祥箱子里的東西掉了包,孔呈祥百口莫辯,顧朗森也不理會努力解釋的孔呈祥直接離開,而顧兆禮直接從背后開槍殺死了孔呈祥,當然顧兆禮是按照幫規處決的。

  心思縝密的柳四爺立刻看出了顧朗森的目的,他看出了顧爺是要收權了,而且顧兆禮在大堂上堂而皇之的殺死孔爺,柳四爺立馬知道顧爺這是要有意扶植顧兆禮,為他在堂內立威。柳四爺立刻也想到了應對之法,那就是順水推舟,公開支持顧兆禮。

  孔爺死了,顧朗森就召開堂會,商量孔爺留下的賭場和夜總會的歸置權。這時孔爺的家人抬著孔爺的棺材在五合堂門口大鬧,為了平息事端,顧兆禮親自前去,孔爺的兒子說要殺了顧兆禮,顧兆禮也不阻攔讓他來殺,其實顧兆禮不過是演一出大義凜然的戲,他知道孔爺的兒子不敢動手。這事就這么過去了,顧兆禮的威信算是樹立了,但是同樣為五合堂埋下了禍根。顧兆禮回來后,柳四爺主動提出將賭場和夜總會交給顧兆禮打理,隨后大家都趕緊支持,顧兆禮趕緊謙讓,他自稱還沒有功績,于是柳四爺提出讓顧兆禮去抓殺死白守福的小嘍啰從而立功,顧兆禮臉色一變,他沒想到柳四爺竟提出這個建議,但他只能答應了。

  而顧兆志派人去大哥房間搜尋也沒找到之前落在顧兆禮手中的把柄。這時手下說在賭場找到了名字,于是顧兆志就派人把他抓了起來。抓到名字后,顧兆志就讓人對他嚴刑拷打,他希望名字能承認是顧兆禮指使他殺白守福的,結果名字轉了半天彎,就是不承認,不過顧兆志在名字那里找到了他大哥拿住他把柄的證據,然后燒毀了。

義海第4集劇情介紹

  

  顧兆志見名字不僅不配合,而且還戲弄于他,于是就叫自己的手下狠狠打名字。與此同時,顧兆禮和景世琛發現名字不見了,顧兆禮立刻知道是誰劫走了名字,而且現在只有一個人能救名字,那就是景世琛的父親景瑞麟。

  景世琛匆忙回到家求父親,表示只要父親救名字,那自己就愿意當少帥,景瑞麟一看兒子跟自己講條件很不高興,這時在門口的顧兆禮進來了,他說只要景大帥愿意幫忙,那么自己會全力支持景家軍的軍餉。景瑞麟這段時間一直在為軍餉的事犯愁呢,一聽顧兆禮這么說,果斷的答應了。

  抓住名字的顧兆志果然第二天一早就把全堂的堂主和父親都聚于堂內,然后把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名字扔到了大堂之上,顧兆志說這便是殺死白守福的兇手。正當顧兆志說出他和顧兆禮的身份的時候,景大帥到了五合堂,在大堂之上大帥也帶來一個人,說這人正是殺死白守福的兇手。大帥的話沒人不敢不信,而對于同樣自稱抓到兇手的顧兆志,顧朗森很是不滿,這一次顧兆志沒整到顧兆禮,反而自己惹上了麻煩。其實顧朗森不在乎哪個是真正的兇手,既然景大帥當面說是,那么顧朗森也公開叫板。雖說顧家和景家一直以來是互惠互利,相互扶持,但兩家一直保持著恰當的距離。顧朗森不想顧兆禮跟景家走太近,是因為怕景家侵入他們的生意,從而吞噬掉五合堂,而同樣景瑞麟也不想景世琛跟顧兆禮走的太近,因為他覺得顧兆禮這人心機太重。其實兩家只是一種互相利用的關系罷了。

  名字被顧兆志打的很慘,顧兆禮救出他后就把他送去醫治,結果包扎的像個木乃伊似得,很是喜人。名字說想吃面,于是就帶著顧兆禮和景世琛出來上街吃面。名字正是把他們帶到了童念的面攤上,原來名字早就打探到了童念的身世和消息。而景世琛一直盯著童念在看,目不轉睛的,他的異樣被大哥顧兆禮發現了。傷好之后的名字又開始在街上閑逛了,名字在街上看見一個富家小姐在街上正追小偷,名字一看那小偷不正是自己的小弟三兒嗎,名字上去就開始打三兒,打完之后就想帶三兒走,這個小姐不讓名字他們走,還要把他們送到警署,于是名字兩個人就開始跑,這個富家小姐就在后面追,追不上直接脫了鞋砸,卻沒想到砸中了往這走的顧兆禮,這個小姐叫顧兆禮大哥,顧兆禮和名字一對視,都是滿臉的疑惑,原來這個小姐是顧兆禮在外留洋的妹妹顧筱陽,于是顧兆禮立刻把妹妹送回了家。

  這個顧筱陽跟顧兆禮是親兄妹,性格潑辣直爽,也經常不給二媽好臉色。顧朗森為了馴化女兒的脾氣,專程把她送到西洋念書,結果書念一半自己便跑回來了。顧朗森很生氣,可任性刁蠻的顧筱陽不僅不認錯,還說要回來嫁給景世琛,她從小就喜歡景世琛,顧朗森氣壞了,干脆書也不讓她繼續讀了,直接叫人把她看在家里。

  可下人們哪能看得住顧筱陽,等大哥顧兆禮一出門,她接著就跟了上去。今天堂會上,顧朗森已經正式宣布由顧兆禮接任五合堂,于是顧兆禮就拿著酒來到名字家里跟名字和景世琛一起慶祝,結果還沒等慶祝,顧筱陽就來了,吵著也要跟他們一起喝酒。酒過三巡,不勝酒力的顧筱陽就開始醉了,就開始抱著景世琛說要跟他結婚,結果把景世琛嚇得直接跑了出去。景世琛是個很有志向的年輕人,他一直有著解救民間疾苦的遠大志向,可惜,他現在實力還遠遠不夠。

  童念拿著自己心愛的墜子,來到了當鋪,她要用錢,所有要把墜子當掉。

義海第5集劇情介紹

  

  因為急用錢,童念拿著自己心愛的墜子來當鋪當掉了,但童念堅定的告訴當鋪老板,自己很快會把墜子贖回來。童念用錢是因為父親生病了,不過童念去當墜子正好被名字看到了,于是就告訴了景世琛。很快,景世琛就來到當鋪,用自己少帥的身份強行的贖回了那個墜子。

  自從顧兆禮接手賭場和夜總會后,賬目上打理的是井井有條,當然得到了包括父親在內的眾多堂口大佬的贊許。顧兆禮確實是個很有頭腦的人,為了幫助幫會擴大利益,在堂會上他還提出了做全民博彩,眾多叔伯不是很了解,于是顧兆禮就詳細的講解給大家聽,當大家都聽明白后,全都拍手叫好,全都一致的對顧兆禮進行支持和贊許。于是就這樣,顧兆禮的博彩堂正式成立了。

  博彩堂一經成立,立刻受到了大家的青睞,整個博彩堂每天都是門庭若市的擠滿了人,當然博彩堂的收益也是與日俱增,于是顧兆禮在幫會里的地位也是越來越穩固了。不過顧兆禮的威風自然免不了被弟弟顧兆志所眼紅。

  景世琛晚上又來童念的面攤吃面了,童念認出景世琛是上次幫忙從她父親那里搶墜子的人,于是免費請他吃面。景世琛一邊吃著面一邊看著在一旁做面的童念,很開心。這時顧兆禮也來到了童念的面攤,但是當看到景世琛后,立馬就又轉身離開了。景世琛吃完面后,放下那條墜子和錢,就暗自離去了,當童念看到桌上的墜子時,很是意外。第二天,童念洗完衣服準備回家給父親做飯,可沒見到父親,怕他又去抽大煙,于是童念趕緊去找。童念終于在博彩堂找到了父親,原來他想要碰碰運氣,童念對全民博彩也很好奇,于是就一起留下來看開獎,終于開獎了,童念的父親前幾個字都對了,就是最后一個字錯了,與大獎失之交臂。這時童念的父親動了歪心思,不顧童念的阻止在獎票上做了手腳,結果去兌獎時被發現了,五合堂的人哪肯放過他,立馬把他抓了起來,這時顧兆禮來了,不僅把童念的父親給放了,而且私下里把獎票的錢交給了童念,顧兆禮看童念過得不如意,所以想要幫助她。

  顧兆禮回到家,就被叫到了父親顧朗森的書房,顧兆志也在里面。原來顧兆志看大哥干的眼紅,于是向父親提出了幫大哥分擔,顧朗森詢問顧兆禮的意思,顧兆禮二話沒說答應了,顧兆禮答應把賭場交給顧兆志打理,顧兆禮表現的這種胸懷很受顧朗森欣賞。顧兆志來到賭場后,意外的發現了名字也在這里,于是就叫人把他抓到后院,強行指責他出老千,說著就要拿斧頭剁掉他一只手。這時幸虧顧筱陽出現在這里,名字也終于得救了。不過名字也是被顧兆志給盯住了。

  顧筱陽救下名字之后就逼問他景世琛有沒有喜歡的人,被迫之下名字說了實話。顧筱陽知道了還不夠,還硬拽著名字來到了童念的面攤,顧筱陽看見童念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她,這時景世琛從大街上走了過來,顧筱陽和名字趕緊躲了起了。景世琛走到面攤親切的跟童念打著招呼,童念這時掏出墜子還給景世琛,她覺得既然是景世琛贖回的,那就屬于景世琛了,不過她希望景世琛能夠允許她有錢后贖回來,景世琛本不想接但在童念的一再堅持下,景世琛只好先保管著。

義海第6集劇情介紹

  

  雖然童念是個窮苦人家的孩子,但是卻不缺志氣。她把墜子還給了景世琛,她表示要自己用錢贖回,景世琛只好先把墜子自己保管起來。而在遠處偷偷看著二人的顧筱陽簡直要氣炸了。

  顧朗森扳掉了孔爺之后,又把主意打到了柳四爺身上,于是顧兆禮找到名字讓他幫忙調查柳四爺負責的煙土生意。名字一聽有些不解,因為當初三人發誓約定永遠不碰煙土的,而顧兆禮則表示想把柳四爺煙土的管理權收回來,這樣自己才可以真正實施自己的禁煙計劃。對于顧兆禮的保證,名字很是相信,于是馬上開始接手調查。

  一直不愿意當少帥的景世琛被迫跟著父親去巡視軍營??醋啪凹揖桓齦齙牟懷善?,景世琛干脆在父親和兵士們面前表演起了自己百步穿楊,彈無虛發的槍法,很是得到景瑞麟贊許,也讓景家軍的這些士兵們都對這位少帥刮目相看。景世琛之所以有這么好的槍法和身手,是因為年少時三兄弟為了強大自身,就在一起練槍,所以三兄弟現在槍法身手都很好。景瑞麟看著兒子這么優秀,于是想讓他帶兵上天險山剿匪,景瑞麟這么做無非是想讓景世琛立下軍功,好子承父業。但是景世琛覺得父親這樣做是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于是馬上推脫了。

  名字約顧兆禮來家里吃羊肉鍋,名字給顧兆禮帶來了柳四爺的消息。現在柳四爺正在私下里搜集私煙,原來柳四爺的一批煙土被天險山的土匪給搶了,柳四爺不敢上報堂里,于是就想私下補上這個漏洞。這時景世琛來了,說父親要讓自己帶兵去打天險山。顧兆禮一聽,這正是自己扳倒柳四爺的好機會,如果能夠破掉天險山,收回那批貨,那顧兆禮就有證據指認柳四爺了,于是他也勸景世琛去剿匪。景世琛聽完顧兆禮的目的之后,很不高興,他覺得顧兆禮跟父親一樣,都是為了自己的私欲而置無辜的士兵的性命而不顧。顧兆禮表示自己愿意幫助景世琛去剿匪,可景世琛不聽,于是兩個人有些爭執,景世琛一生氣直接離開了。

  其實天險山確實沒那么好打的,不僅因為他們地勢險要,裝備精良,還因為他處在景瑞麟和洪日進兩個軍閥之間,景瑞麟占據江東,洪日進占據封安,兩個軍閥實力相當,都盯著天險山這塊肥肉卻誰也不敢動手??曬蘇桌癲幌敕毆飧齷?,于是回來跟顧朗森商量,卻沒想到顧朗森堅決不同意顧兆禮跟景家去剿匪,因為他不想景瑞麟插手自己的生意。

  兄弟沒有隔夜仇,景世琛在名字的勸說下重新和顧兆禮和好。但顧兆禮并不愿意輕易放棄剿匪的事,他親自找到景瑞麟商議此事,當然他用利潤來誘惑景瑞麟,景瑞麟很快答應了,顧兆禮還向景瑞麟保證會把景世琛毫發無損的帶回來。

  景世琛知道顧兆禮瞞著自己去找了自己的父親,而且剿匪的事因為他而成為事實了,景世琛非常生氣,他覺得顧兆禮太自私了。但顧兆禮覺得自己沒有錯,他覺得景世琛整天喊得救國救民還是得先擁有自己強大的實力,而且只有自己接手了五合堂,才能真正的實現禁煙。名字表示支持顧兆禮,事已至此,景世琛也沒有別的選擇了,只好也答應了。于是三個人開始商議起攻打天險山的計劃,其實只是名字和顧兆禮在商議,景世琛一直心存顧慮,他一直在想著因為這場戰爭又得將有多少人犧牲。

  名字和顧兆禮的計劃安排妥當,決定天一亮就出發。臨走前,景世琛去到童念的面攤。景世琛怕自己這一次有所意外,于是他大膽的向童念告白了。童念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表白有些驚慌失措。

網絡微評
? ?